穿山甲养殖IOS
公司热线: 穿山甲养殖安卓
您现在的位置:穿山甲养殖 > 特种养殖 > 正文
发布时间:2019-06-13 12:55
音乐人刘洲被抓,成也嘻哈,败也嘻哈?

音乐人刘洲被抓,成也嘻哈,败也嘻哈?

  作者|程梦  今天一早,著名音乐人、曾担任《中国有嘻哈》和《中国新说唱》音乐总监的刘洲于昨天(6月9日)下午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的消息传遍网络。

一时间,去年其被控告侵占投资人1500万资产案再次引起大众热议,这次刘洲被捕,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件持续了近一年的涉嫌侵占投资人资产案的“终结篇”?    事实上,该案件已经经历过二审判决。

早在2018年8月16日,湖北荆州沙市区法院就开庭审理了这一案件,当月21日,沙市法院一审判决出具,被告刘洲侵占罪成立。

当时爆出的一审判决书中显示:判处刘洲有期徒刑4年6个月(刑期另行决定),罚款50万,且责令其判决生效十日内向张建华返还1500万钱款。 然而刘洲对一审判决表示不服,且与同年9月3日提出上诉,请求改判其无罪。

  这场纠纷究竟是为何?网上说法不一。   而根据网上公布的判决书还原该案件的起因经过大概为:2017年刘洲与投资人张建华约定,由投资人出资1500万元,成立音乐公司。

在公司成立前,投资人张建华分别于2017年7月12日、8月8日,8月28日投资款先打入刘洲个人账户1500万元。 在2017年8月10日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股东分别为:刘洲、贾春雷、张喆(张建华之子),分别认缴出资:510万元、350万元、140万元,投资人张建华并未享有该公司的股东权利。

在2018年5月29日张建华向湖北荆州沙市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控诉刘洲侵占。     在一审中判决中显示:“1500万被认定为“新设音乐公司”投资款,但音乐公司未设立,因而导致被要求返还。 ”法院认定刘洲构成侵占罪的理由也是:“因新的音乐公司未能成立,被告人应主动将该款归还自诉人却没有归还……”然而刘洲则认为1500万是张建华给投资给“门和钥匙”,且公司已经成立,拒绝返还,因此僵持不下。

  今年2月22日该案于又再次开庭,就在上个月迎来了二审裁定,疑为维持一审原判。 回想一审判决下来时,刘洲还可以十分“淡定”的在朋友圈发文回应称:“忙着做音乐,没时间扯闲篇,清者自清。 ”这次则是直接被捕,不知态度是否还是一如往前,是否还会再次提出上诉?  众多网友议论称,在若返还款项,刘洲此次的“牢狱之灾”本可以避免,如此“死磕”最终不仅面临坐牢和罚款,其大好的音乐事业或许也会受到影响。

真是一手好牌打稀烂了……    刘洲的音乐职业生涯硕果累累  为什么会这样说,翻看刘洲的履历或许可以理解。   出生于1981年的刘洲从3岁起开始接触乐器,15岁就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编曲生涯,24岁成为职业音乐制作人。

涉足管弦乐、流行情歌、环境电子、迷幻电子、triphop流行节奏电子、中国古乐电子、英式节奏摇滚、轻摇滚、速度金属、Hiphop、R&B等多种音乐风格,音乐作品涵盖音乐剧、流行音乐、游戏音乐,影视音乐、动画音乐等多个领域。

被称作为全能性音乐制作人。

    不可否认的是,刘洲确实拥有出众的音乐才华。 虽然其是通过2017担任《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一职才走入大众视野,但在此之前他已经为韩红、羽泉、李宇春、李玉刚、张杰、谭维维等众多歌手担任过制作人,在业界已经具有一定的口碑,韩红曾称赞他是自己遇到过的有才华,且才华“横溢”的制作人。

  或许是因为从小就积累了不错的“功底”,刘洲在成为职业音乐制作人不久后,陆续为国内外多为知名明星艺人制作单曲、专辑以及担当其御用制作人音乐总监,在2005年担任羽泉《三十》专辑制作人,也与韩国歌手Rain合作过。 之后谭维维的《耳界》、李宇春的《少年中国》、阿朵的《宝藏》、阿兰《lovesong》、李玉刚的《莲花》等专辑纷纷找来合作。

    其音乐事业的“小高峰”是在2015年,这一时期也是国内音乐综艺的爆发期,各类综艺节目频出,但观众已不再如最初接触此类音乐节目一般敏感。 而在《我是歌手》第三季中,刘洲加入全新的音乐元素制作的《天亮了》、《往事随风》的两首歌分别让韩红取得了第一、第二名的成绩,且迅速登上彼时酷狗音乐的飙升榜单中。

之后其担纲制作的《天路》又帮助韩红在决赛中顺利夺冠。

  因为制作出来的音乐与歌手的贴合度非常高,且比较能抓住大众的心,刘洲开始出现在各大音乐综艺节目中却与多位成熟歌手保持者密切合作,同年还参加了《蒙面歌王》担任谭维维《野草》、李玉刚《绝代歌姬》、孙楠《羊驼》制作人、编曲;《中国之星》担任谭维维《给你一点颜色》制作人、作曲、编曲,在2016年央视春晚为谭维维制作的《华阴老腔一声喊》更是成为二人的“招牌”。

  此后刘洲又担任过《端午金曲捞》、《盖世英雄》、《金曲捞》等节目的音乐总监,给多部影视作品推广歌曲做定位制作人,尤其《唐人街探案》中的《往事只能回味》,《羞羞的铁拳》中的《好日子》的老歌新编为影片内容增色不少,均是出自他之手。

  作为国内首个“定位制作人”,刘洲也一度被推崇为国内音乐制作领域的“标杆”人物。

    为刘洲带来了“高光”的《中国有嘻哈》,也带来了这场“祸端”  2017年的夏天,刘洲迎来他音乐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这也是之后事件的起端。

随着《中国有嘻哈》成为现象级的音乐节目同时,作为该节目音乐总监的刘洲也成功“出圈”。

刘洲本人曾在采访中公开表示:“《中国有嘻哈》收益最大的是吴亦凡,第二就是我。

”如今再看到这句话不知有何感想?    当初或许是预见该节目带来国内嘻哈音乐的火爆,节目开播两个月前刘洲就成立了嘻哈厂牌Door&Key,且顺势签下节目选手GAI、艾福杰尼、辉子、辛巴、赵涛等人,这也正是刘洲说动张建华投资的音乐公司。   不管是不是像一些媒体所说的:他想改变中国音乐上的不自信,或是想要为中国的优秀歌手开拓更广阔的受众市场,抵抗舶来音乐文化的入侵。 刘洲确实成功的把音乐和商业结合在了一起。   作为国内首个家族式嘻哈厂牌,Door&Key一开始也确实动静不小,一口气签下50位艺人,乘着当年《中国有嘻哈》节目热度还未退却,紧接着举行了“Door&key嘻哈全球巡回演唱会”开始“吸金”。 刘洲还曾表示:对于Door&Key厂牌的签约艺人,公司会保持每位艺人年产量30首歌曲,后续会为这些作品搭建6部综艺、每年3部电视剧2部电影等分发渠道。     后续也成功将GAI这一曾经的地下rapper送上主流市场,除了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歌手》等音乐综艺,GAI还出现在《沙海》这一影视作品中。   在刘洲看来,中国音乐生态更像是一桩生意,做些是将中国音乐生态产生的商业价值和生产价值持续下去。

刘洲曾对媒体透露过:Door&Key最初以2亿的资本入盘,公司如今已经达到20亿估值,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翻了十倍。 未来三年将“烧掉”赚来的15亿让Door&Key成长为更大的体量。   可还未等“烧掉”15亿,Door&Key先面临公司艺人纷纷解约。 2018年春节后,据北京种梦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韩啸的官方微博显示,GAI的经纪约已经转为该公司独家代理,其他的一些签约音乐人也陆续与Door&Key解约。

  如今刘洲本人又面临牢狱风险,其想要缔造的Door&Key厂牌,音乐商业王国不知道哪一年才能实现了?。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公司介绍| 产品中心 | 空调通风| 公司资讯 |企业图集 |商盟认证 |联系我们

穿山甲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424770.com穿山甲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